Dear  Macchiato,

一大片日光傾進斗室將我亮醒,惺忪中瞥見爸爸整裝的身影,原以為應是上午十時許,還在心中思忖著:「怎麼爸爸今天起得特晚?」便半騰起身定睛望時鐘的方向看去,卻清楚地指示著:六點不過十分。想南國的日照總是來得極早,讓人誤以為時間已在夢中度過大半。

在這裡的日子總是清閒,早起上市場幫忙招攬客人,中午收攤後吃個便飯便回家休息了,在這裡沒什麼娛樂,因為節省的關係,連電視也沒有買,爸爸總對我說: 「這邊的生活其實還滿不賴的,我也習慣了,而且簡簡單單。」毫無掩飾地顯露出爸爸安貧的個性,但我卻不認為他能真正「樂道」。他不斷地問我關於家裡現在的狀況如何、如何?提最多次的問題便是「媽媽有沒有變老?」我想爸爸是想家了,媽媽跟我也常常勸他,如果真做不下去就收一收回台北吧!但爸爸堅持要將頂讓的那些錢回收,所以選擇繼續待在那個地方。

下午,爸爸說要帶我去吃我們常吃的那家麵攤,我們父子倆便驅車前往,坐在後座的我,不時地觀察沿途的景象,這裡不若台北,房舍建得較低矮,日頭可以大剌剌地射進每一寸角落,莫怪觸目所及人們都被陽光染上麥色,但我卻不覺得爸爸有被太陽荼毒過的跡象。因為一個人的關係,撤工後便只能回家倒頭大睡,連吃飯都成了乏味的例行公事,每次帶我去用餐的路上,爸爸總說:「這裡的食物吃到最後也沒什麼好吃了,吃都吃膩了!」而在後座的我也只能笑笑地回應:「但還是要吃東西呀,呵。」我知道,那不是食物口味的問題,絕對不是。車行駛了一陣後,我慨然地說:「爸爸,回台北吧......。」語畢,沉默片刻,方聽見他開口:「四個人還是要在一起,家,才像個家齁!?」

陽光底下,爸爸的影子突然巨大了起來。我們都不配寂寞,真的!


(In Pingtung)
創作者介紹

M,也是H。

Msnowy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