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熱辣暑氣導致昏煞,使人連情感一并鈍了起來,關於回去彰化的那件事,其實我是為了追回哀傷遲到所錯過的該珍惜的時光。六月鳳凰用嫣紅的祝福鋪了一條密密實實的道路,是為了不讓將行之人的腳步有些微顛仆,但我未能趕上那美景時刻,只能在這裡想像那離愁氛圍,憑緬懷的情感賴活過整個七月。

回去見了一位待我很好的學長,他人忒是和藹,佛心佛面,第一次見到他時我便私以「彌勒」稱之,未料一語成讖,每每心情鬱結時,只要見著他便雲散煙消,我始終忘不了,大一因為思鄉,他為了帶我脫離那股情緒,便約了其他人,五人三車時速一百,直衝鹿港,自此我便三不五時到他家叨擾,聊八卦以及心事,我們也經常做出衝動的傻事,在上一秒想要唱歌,下一秒便往好樂迪或是錢櫃前進。

我亦愛趁其不備,往他飽滿的耳垂掐捏,他便會用訓誡卻又略帶戲謔地口吻喊一聲中氣十足的:「小董!」而我也總覺得溫馨,記得他曾經說過因為自己是獨子,所以懷有遺憾,一直希望自己能有個弟弟,於是便移情地將社團中的學弟們都看當作自己的親弟弟疼愛,他確實也有哥哥的樣子,總是接納我、包容我層出不窮的小任性。

那天我們祇在餐廳中彼此述說近況,便用去泰半的午後,還未來得及與學長分享其他的回憶碎末,時間便不留情面地催逼我北上,在等車的空檔撥了通電話給學長,依舊是嘻鬧且相互調侃,即便是話題用罄,仍要用一些不著邊際的閒談填補縫隙,直到車來切斷電話,我才悵然地想不知道將來要過多久才能再聚,便再傳了封訊與他,載渡那尚未分別就已開始的思念與感謝。

「謝謝你,官漢學長。」
創作者介紹

M,也是H。

Msnowy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