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事的記憶總以不同的姿態複沓,或是音聲,或是氣味,或是如曇花開落的剎那光影,總在驀地轉身便跌進回憶的甬道與那些過往的畫面遻逆,喚起我對ABBA的記憶,遂將其取出翻覆聽。他們於我,就像一襲溫暖的床被,讓我得以蜷縮其上,用懷想的絲繭裹高一的燦爛時光。

猶記得當時的英文老師總頂著一個學生式短髮,清湯掛麵,佩一副金邊大框眼鏡,不時以指節輕推鏡框,看上去甚是和藹可親。年少青春的我們,總是騷動,往往會在枯悶的學習之中,擠出一些樂趣,其中之一便是為老師們另起名諱,自那刻起「蘑菇老師」的稱號便與之如影隨形了。

她總強調學習語言最好的方式便是納入生活中,而最簡易的方式是將那些惱人的曲線配合音符一并帶出,在隨著樂音哼唱的同時亦可以不費力地認清字彙的臉容。而最先為她薦入的便是ABBA的<Money, Money, Money>,摻著懸疑氣氛的前奏一出,便引發我們所有人的興味輕輕地搖晃起來。想是愛極了ABBA,每每曲子推疊至那激昂的三字「Money, Money, Money」時,她便以指節在空中環繞,頓點著的模樣忒是古樸可愛。

直到最近,ABBA又因為音樂劇與電影再度熱門起來,我便將塵封已久的CD取出來反覆播放。當音樂的河流潺潺溜過,想念的花朵便微微顫動,卻始終不明白是因為流水或是風動的關係。種種如煙之往事決然離去,恰若已逝的歲月不再轉身向你道過晚安,徒留我身就著時光的細末渣滓,配酒入喉,散入不眠的夢中。


創作者介紹

M,也是H。

Msnowy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