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563.bmp  

這部電影裝載了許多東西,無論是拍攝手法、角色的安排與情節的層次鋪陳,都有著極深的意涵,只是一時間我無法盡數讀出,暫且抽出我所能感受到的地方加以紓發。

故事的背景設定在1944年,時值西班牙內戰,法西斯政府軍與共產游擊隊交戰,自小女孩歐菲利亞的視點去看成人世界中的現實與殘酷,用虛實交錯的手法,以戰爭與童話形成強烈對比:一是天真無邪,一是人性泯滅。歐菲利亞相信童話,她將所有夢想寄託付之於故事上,相較於上尉,將童話比做垃圾,殺人不眨眼的冷血程度,令人感到悚然。

或許,我們認為上尉殘害同胞,在執行酷刑時面不改色的手段很是變態,恨不得他快點遭受報應,然而在我們觀賞影片自末段時,見女僕馬西蒂以小刀起而往上尉刺去時,不禁暗暗叫好,我們因上尉暴戾虐殺的行徑感到不恥與做噁,繼而在看見他被女僕以小刀劃開臉的那一剎那歡呼,於時我在想是否其實我們心底也住著一個上尉?那隱而未顯的邪惡念頭我們將之合理化為剷奸鋤惡的行為,但說穿了不也是殘殺同類嗎?於此,我看到了自己內心黑暗的那一面。

電影用華麗的場景,帶來視覺上的震撼,在歐菲利亞探險的同時,偶爾顯露出根本的人性,令我印象最深刻,同時也是第一波轉折,便是歐菲利亞在執行第二個考驗時,忍不住摘了桌上葡萄吃的場景,我將之視為「原罪」隱喻。彷彿人類自亞當夏娃偷嘗禁果開始,便難抵抗誘惑。影片中亦有著諸多隱喻呼應著,蟾蜍肚裡的鑰匙/糧倉的鑰匙、藏於裙褶的小刀/食嬰人的匕首、倒數計時的沙漏/懷錶,甚至女僕馬西蒂與歐菲利亞共同抵抗上尉殘暴的法西斯主義,為生存奮鬥前進也互相映照著。

在觀賞影片的同時,我將之與《小王子》做了一番聯想,兩者的故事結構很雷同,皆是以純真之眼,去觀看成人世界中種種現象的「成人童話」。主角在經歷種種艱難、失去所愛後,其性格得以成長昇華,最後回歸永恆。電影最末說了一段話:「據說公主回到父親的王國,以正義、愛心治理了地底王國好幾百年,為人民所愛戴。她在地上只留下一些細微的痕跡,只有那些知道如何看的人才會發現。」讓人以為那些得以看到的人除了具備愛與勇氣外,最重要的還是那顆赤子之心,與《小王子》中說的:「真正的東西是肉眼無法看見的。」有著不謀而合的關連。

創作者介紹

M,也是H。

Msnowy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