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0227948.jpg 

  

「哭泣,最重要的是要在變得濫情之前停止。
    悲傷,最重要的是要在還誠實、還有意義的時候停止。
    因為這種事是那麼容易沉溺:你一放縱自己,就開始把啜泣變成一種表演。」

看完小說後,濃郁的悲傷與電影落幕那一刻不相上下,它很真實地呈現婚姻生活的面貌,不是王子與公主的瑰麗童話,而是經常為了生活瑣事起爭執,在夢想與現實、平凡與不平凡間掙扎。

女主角艾波,有著姣好的面貌是桂冠劇團出色的演員,但遲遲沒有驚人的表現,而她也自認為自己的才華不應該被埋沒,ㄧ直思索著該如何從這窘境中脫困,她有著堅韌的女強人心態,只是世事不盡如人意,讓她一次又一次嘗到失敗的懊喪。而在讀書的同時,我也覺得就是因為艾波她這樣的個性害了她,她無法認清現實,她自視甚高,她覺得自己該闖出一番事業,所以當信念不斷被打壓後,她變得有點神經質、有點憤世嫉俗。原本打算舉家遷往歐洲,希望在那邊找到新天地,但卻因為懷孕後的現實問題使計畫胎死腹中,她開始感到孩子與婚姻是她追逐夢想最大的障礙。她懷疑法蘭克對她的愛不真,懷疑這段愛情自始自末皆是虛假──「......懦弱的你,口口聲聲用『愛』來欺騙自己。但你跟我一樣清楚,從頭到尾,我們之間都只有鄙視和不信任,互相利用彼此的弱點,病態至極......」──她將自己的不滿壓抑,最後猛烈地爆發出來。

男主角法蘭克,相較艾波他則顯得沒那麼具有企圖心但他的才華卻受到肯定,他在一家父親曾經任職的公司上班,每天朝九晚五重複枯燥的工作事務,他心底其實認為無趣至極,是空洞且虛無的,ㄧ開始也很期待未來到歐洲的生活,只是之後因為在工作上的一個無心玩笑,讓他被大公司老闆看中發掘,讓他即刻省悟人還是得面對最殘酷的現實問題,工作上的升遷至少還得以讓他清付往後的生活開銷,若移去歐洲,工作辭退也暫時找不到工作,而老婆身懷六甲自是無法撐持整個家的,他深愛著自己的家庭、愛著艾波。儘管他時不時會觸及艾波的地雷,但他一切的考量都源於現實面,希望艾波能夠更好,他愛著艾波的任何一面,而不是像艾波所說:「你好的時候,我就愛你。」

瘋子約翰基文斯,是房仲基文斯夫婦的兒子,雖然書中說他是瘋子,但他只是大部分時間他的行為舉止、說話及思考模式都與常人不一樣,而我有時候會為他對於某些事情的一語道破拍案叫絕。當他第一次見到艾波與法蘭克時他讚美艾波說道:「我喜歡你的女人……我有種感覺,她是真女人……這也難怪了,因為我有個感覺,你是真男人……」這段在我看來很是諷刺,約翰所指的「真」是因為他們夫妻倆想要脫離這種虛無空洞的生活而前往歐洲,約翰認為他們有勇氣去實踐自己所想要的事情,這所謂的「真」卻不過都是構築在艾波與法蘭克的幻想之上,他們沒有安排好到歐洲之後的生活,一味地憑著感覺行事,一切都是如此地不切實際。而當得知計畫不再執行,約翰者著艾波肚子說:「我真高興我不是那個孩子。」使我點頭,真覺得在這種家庭成長的孩子的確很難快樂。

這部作品戳破了以往對於「平凡幸福」與「偉大母愛」的設定,毫無粉飾地呈現出婚姻的現實與殘酷。書中人物個個披覆著ㄧ股哀愁,這股哀愁在最後艾波逝去時這強烈的悲哀瀕臨頂點歇斯底里地迸發出來,作者或許就是想藉著這樣震撼大大諷刺那不切實際、酸腐的「歐洲/ 美國夢」吧。

創作者介紹

M,也是H。

Msnowy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