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dc511.jpg 

《醜男子》,是德國當代劇作家馮‧梅焰堡的作品,極其辛辣地批判現代這個愛美成病的社會。可憐的列特,由於相貌醜陋,在工作上遭遇困難,老闆不願派他爲自己研發的商品做行銷宣傳;回到家中,也發現老婆原來以容忍他的長相多時,聽她用著天真甜美的語氣,說出最殘酷現實的話語,這兩重打擊竟同樣都原發於一個令人叫屈卻又感到無可奈何的「醜」字,最後,列特遂決定實行整容手術,成為風靡全球的美男子。自此他所到之處,無不有女性朋友爲之傾倒,他也沉醉其中,逐漸忘記自己原本的樣子,直到所有人皆仿造他的樣貌,造出一模一樣的臉時,他才想自迷失中撿回那早已破碎的自己。

儘管台上演員用幽默的手法演出,但在我看來都極端地諷刺與痛心,很抱歉,我實在很難笑得出來。尤其當最後一幕列特與卡爾曼彼此面對相同的臉時,說希望找回以前的我(的臉)的那種迷失,更讓我反問自己,我現在成為的樣子是不是也是一種自己尚未發覺的迷失?整部戲劇很用力地刺穿了這個只重皮相的病態觀念。

看完戲的當下,確實能夠體悟到現今社會價值觀的極度扭曲的諷刺感──相貌極為重要,因它是最首要的識人標準──然而,更諷刺的是在離開劇場後,我們仍舊談論著哪個演員帥氣/美麗,甚至明天之後我們仍然故我想改變自己身上那些不滿意的地方,已達到社會的審美標準。那這樣到底我們是自己希望能夠成為的自己,還是別人眼中希望的我們自己呢?

喔,對了,補充一下,很喜歡戲中用魔術手法隱喻整個整形的過程,彼此相互輝映,兩者不同樣都是一種「騙術」嗎?

創作者介紹

M,也是H。

Msnowy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