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海岸線徵友.jpg 

「愛情從世界上最遠的距離,落實為排油煙機、遙控器、床底下臭襪子的一部分;
    多年以來第一次鬆了口氣,覺得安全彷彿進入天堂,
    不用再焚香討告痛空傷神,就感受到愛。
    我們已不再需要相信愛情,可以自在地去相信許多其他。」


封面很攫人目光,憂鬱的藍色中有一道曙光,燦亮著。第二次讀這本書,可能是時間間距拉得還不夠寬,感觸與想法與第一次無太大出入。喜歡的仍是第四章〈你我的愛情是為了家的成功而失敗〉,標題實在是,大大令人感到莫可奈何地感傷,這種感傷唯有身在其中的人(或者我想表達的是,所謂同類)才真能體會。

因為讓我深以為愛,讀完後仍有印象的就是第四章,所以啊,容我任行地只抽這一部分來說(貼心叮嚀:這本書不是單單只涵括愛情唷!)。其中有篇〈最近一次戀愛診斷書〉寫作家與某任戀人相處的一種現象,兩人在「精神慾望」與「物質慾望」各自分據:一個徹底物慾,一個偏重精神。戀人暗示地責難他的品味實在俗不可耐,不善打扮、不懂名牌,更不會因為「想喝一杯上好研磨咖啡的時候,如果找不到像樣的咖啡館,寧可忍受乾渴什麼都不喝」這句話感動而震怒;而作者寧可花買一個好的領帶夾的錢去珍藏一本詩集、以每晚睡前讀篇為他寫得詩作代替驚喜的九十九朵玫瑰,但戀人不屑就是不屑,彼此看來真是很不搭軋。邊讀我邊心想:既然如此當初怎麼會在一起?結果又一個轉念:愛情,本來就那麼容易失去理智,且不可理喻的啊!!!不過,在讀得時候我一直想到自己,偶爾我會像作家重精神層面;偶爾我又會像戀人一樣,聽任自己的物慾橫流,兩相拉扯,構成一個矛盾的本體,就是我。另外又在某篇寫到認識了一個「不讀詩的B」,最後在他的誘導下,變成「讀詩的B」,而最引我遐思的其實是開頭幾句:「第一次見到他時,靈肉俱顫」教我好想看看這個B到底是出落如何?

看完這本散文集後,覺得他好像有那麼點神經質,不過是那種討人喜愛的神經質(就跟我一樣(不要臉)),因為在好些正經段落會突然蹦出「超爽」、「很幹」這種口語化的詞語,在本不屬於它們該在的文章裡出現,然而又覺得不用這些字似乎讀起來便不那麼暢快了。而我也很喜歡,某些文字不隱藏的同志味,不知道詩作是否也如此,或者更加濃郁?得懺悔的事情是,最早當我看見「鯨向海」三個字的時候,直以為他跟廖鴻基一樣都是寫海洋文學的吧,便不曾主動去閱讀他的作品。嗯,我錯了,真的錯了!

Posted by Msnowycloud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